1. <output id="hgrjf"></output>

    <code id="hgrjf"></code>
          <code id="hgrjf"><input id="hgrjf"><b id="hgrjf"></b></input></code>
          <label id="hgrjf"></label>
          <dd id="hgrjf"><code id="hgrjf"></code></dd><tbody id="hgrjf"></tbody>
          <tbody id="hgrjf"></tbody>
        1. <cite id="hgrjf"><cite id="hgrjf"><cite id="hgrjf"></cite></cite></cite>
        2.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国产银浆的崛起

           “三座大山”压身 国产银浆困难重重
           
                 银浆,一种以银粉为基材的功能性材料,由高纯度(99.9%)金属银的微粒、玻璃氧化物、有机树脂、有机溶剂等所组成的一种机械混和物的粘稠状的浆料。可以用于集成电路、印刷电路板、电阻、电容、电感、分立器、微特电机、光电器件、显示器件、光伏电池、电子胶带等电子元器件产品的制造领域。一般分为导电银浆、电阻银浆、电熔银浆,由于其90%用于导电,因此常被称之为导电银浆。
           
                 在光伏行业,电池是银浆的主要需求领域,其中应用于电池正面电极的,即与电池N型区接触的电极,被称之为正银;应用于电池负极的,即与P型区接触的电极,被称之为背银,两者合称为光伏银浆。
           
                 “双碳”目标提出后,光伏行业迎来了又一次大爆发。从上游的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到辅材的玻璃、胶膜,近期的产业链各环节,纷纷上新、扩产,奇怪的是,作为重要辅材,毛利率大约能达到20%的光伏银浆领域,却鲜有资本进入。而这,与光伏银浆的制作工艺复杂有关。
           
                 前面已经提到,根据位置及功能的不同,光伏银浆可分为正面银浆和背面银浆。正面银浆主要起到汇集、导出光生载流子的作用,常用在P型电池的受光面以及N型电池的双面;背面银浆主要起到粘连作用,对导电性能的要求相对较低,常用在P型电池的背光面。相对于背面银浆,正面银浆需要实现更多的功能和效用,对产品的技术要求更高。正面银浆主要由高纯度的银粉、玻璃粉、有机原料等成分组成,其组成物质的化学价态、品质、含量、形状、微纳米结构等参数均可能对银浆的性能产生影响,因此正面银浆的研发和制备对组成物质的要求十分严格,有着较高的技术壁垒。
           
                 即便攻克了技术壁垒生产出了正面银浆,还将面临着一大考验:快速测试出结果,在直接PK中直接见真章。正面银浆不像背板、支架、逆变器等其它光伏产品,需要长期的耐候对比,不同正银产品之间的测试对比,快则一个小时内就会评测出效率、使用性、拉力等结果,所以性能不占优的企业,根本没有进入市场的机会。如同百米赛跑一样,10秒内出结果,越简单纯粹,竞争难度越大。
           
                 材料科学、性能为王、准入门槛极高,这样的特点让中国的正银浆料起步较晚。而此前世界上的浆料市场,也主要被杜邦、贺利氏、三星SDI和硕禾电子四大巨头所垄断。
           
          以点带面 银浆国产化替代全面开启
           
                 不过时移世易,随着我国电子信息产业快速发展,特别是光伏行业的快速发展,这种情况有了变化。
           
                 2013年,浙大毕业留美读博主攻微电子纳米材料的史卫利从全球500强企业离职回国创业,把目光盯上了光伏银浆。“作为硅太阳能电池的最重要原材料之一,正银浆料由于技术门槛高、稳定性要求高,一直被国外巨头垄断。创业之初选择了这个行业,主要是心中憋着一股劲,想凭借自己的技术积累和国外巨头掰一掰手腕。”2017年接受世纪新能源网采访时,谈及创业初衷时,史卫利这样说。
           
                 尽管立志在光伏银奖领域干出一番事业,但在缺少资金、技术储备不足、国际巨头的围剿等不利因素下,想要突出重围谈何容易。就拿产品来说,帝科电子成立之初,曾先后推出了两代以上的新产品,但一入市场便泥牛入海,淹没在一众进口正银之中,其间也面临了巨大的财务压力。
           
                  史卫利坦言,企业最难的时候他挣扎过、犹豫过,但好在坚持了下来。2014年底到2015年初,他的坚持有了回报,帝科在玻璃体系和有机载体方面实现了重大突破并获得了核心专利授权,L020h20k系列正银浆料一经推出,迅速在一线客户处打开局面,被誉为“正银行业的黑马”。
           
                 以此为开端,这匹“黑马”一步一个脚印,逐渐掌握了以玻璃体系、有机体系、银粉体系为代表的多项核心技术,形成了以DK91、DK92 为代表的多系列正面银浆产品,获得了包括通威太阳能、无锡尚德、天合光能等光伏产业知名厂商的广泛认可并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树立了国产正银“高效、稳定、可靠”的良好品牌形象。
           
                 2020年6月18日,经过7年奋斗,帝科股份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光伏银奖企业,首日获顶格涨幅44%,报22.94元每股。2021年8月,江苏索特电子材料有限公司成功完成对美国帝科杜邦公司旗下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的收购。包括杜邦Solamet®在全球范围内的产品、技术、人员、知识产权,与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产品相关的技术知识,以及相应的光伏浆料制造资产与研发资产等全部相关内容。据世纪新能源网了解,早在半个多月前,帝科股份重组预案中就已正式披露,拟以初步价12.47亿元收购江苏索特100%股权。也就是说,站在江苏索特背后的帝科股份才是这次杜邦收购业务的“主人公”。
           
                 收购后帝科表示,Solamet相关产品在N-PERT电池、N-TOPCon电池、N-IBC电池等高效电池片用高温导电银浆领域具备先发优势; 此外,Solamet业务根据下游电池行业技术发展趋势,前瞻性的开发了HJT电池及薄膜电池等先进太阳能电池用低温导电银浆,具备一定的技术领先性。
           
                 在帝科股份收购杜邦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的两个月之前,另一家国内银浆企业也传来了即将上市的好消息。
           
                 2021年6月29日,常州聚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800万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聚和新材料年产3000吨导电银浆建设项目(一期),拟使用募集资金额约2.73亿元;常州工程技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额54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拟使用募集资金额7亿元。本次股票发行后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在这些企业的带动下,国产银浆替代工作全面开启。2020年最新数据显示,国内四大银浆厂商——帝科股份、苏州晶银、常州聚和、匡宇科技,高温银浆市场份额合计已超过50%。其中帝科股份占比最大,约15%左右,市场份额超10%。而国际四大材料巨头之一的美国杜邦公司旗下的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也在2021年8月被帝科股份旗下的江苏索特电子材料有限公司成功收购。
           
                 不仅是杜邦,业内人士透露,三星SDI已经于2020年9—10月暂停了国内的光伏银浆业务,其在江苏无锡的银浆车间也停止生产了,有意对外出售光伏业务,而接盘方包括隆基股份、常州聚和、晶澳科技等。
           
                 兴业证券分析认为,在国产替代加速的助推下,光伏银浆行业格局或将加速调整,国内银浆龙头,有望跻身全球市场。

          一级AAAAA黄片,一级AAAA黄色视频,一级AAAA级毛片免费看,一级AAAA日本特黄牲交大片,一级aAAA特黄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